文友登录
登录
无名的小山
2017-07-24 16:10来源:网站原创作品作者:刘国林       本版主编:邓瑞仙网址:http://西南文学网 
文章附图

我不知道他姓啥,也不知道他叫啥,只知道他是收破烂儿的。他推着车缓缓地走来,迈着蹒跚的步子,三家一停,两家一站,从背兜里掏出铜锣,不紧不慢地敲两下。见没人出来,又机械地奔向另一家,循环往复。真遇上卖破烂儿的,他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刻咧出笑纹,嘴里唠叨着:破铜、烂铁、绳头、瓶子、蔴袋片,什么我都要,只要有就好一摄花白的胡子,也跟着下巴一翘一翘地动。说着,伸出老树枝一样的手,量好废品的斤数,又忙又迭地从背兜里掏出几张票子、几枚硬币,边付钱边嘱咐道:多攒点儿,下次我还来。

那天,他站在我家门口不紧不慢地敲着锣,敲得我心烦。走出门来,他先咧嘴笑了:酒瓶子卖不卖?哦,原来他发现我大门旁放着一堆用过的酒瓶子。你都拿去吧,放着也没用。他先数了数,然后都装到车上。共计十三个,六角五分钱。看他寒酸的样子,我觉得挺不是滋味儿:钱不要了,你留着自己花吧。”“那哪能呢?咱是给钱的。说着,树枝般的老手把几张票子塞进我小姑娘的手里,朝我点了点头,推着手推车蹒跚地走了。

过了一个多月,锣声又在我家门口响起来。女儿闻声急忙跑出去,边跑边说:收破烂儿的来啦!原来,自上次卖瓶子之后,我小姑娘就留心了,把家里的酒瓶子、罐头瓶子都积攒起来,捡了满满一筐。装完瓶子,他把我小姑娘端详好半天,咧开没牙的嘴笑了:好孩子,有出息!

你一天能赚多少钱?我问。赚三元二元就不少了。人老了,干不动了,收些破烂儿。说着,又颤微微地推着小车走了。

后来,在上下班的路上又看见他几次,都是推着满载破烂儿的手推车。家在哪儿呀?”“那不,就在路边。真的,路边的两间小屋前,堆着好多破烂儿,小山似的。那闪着亮光的,是玻璃瓶子的小山;那白黑相间的,是废朔料堆积的小山;那乌黑斑驳的,是破烂废铁的小山。一辆满载废品的汽车,正从那一座座小山前驶向公路。

再后来,确切一点儿说,从今年春节到现在,再也没见过他。几十次路过他家门,一天天见他门前的小山变小。最后,那一座座小山都消失了,也不知道他的音信。有人说,收破烂儿的有病了,挺重,不能再收了。可别小瞧他,也是跟王震将军来开发建设北大荒的湖南兵呢。想当年,他真露过脸。那是穿越大酱缸时,六台拖拉机全都陷了进去。二米多高的拖拉机,只剩下不到半米的驾驶棚和排气管。用原木垫在机车下面,又扎了许多木排铺在拉车的线路上,也不管用。又借来二吨多重的绞盘机,但几次拉车都失败了,重达十四吨的拖拉机全部陷入大酱缸里。这时,他提出潜水挂钩的建议。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,他脱掉棉衣,喝了几口酒,便跳进结冰的泥水中。泥水刺骨,他一个猛子扎下去,疼痛难忍,又探出水面,深吸了一口气,又扎下去了。第二次探出头来,已是满脸泥污,嘴唇发紫。等他第三次探出头来时,只说了一句挂上啦!便昏了过去。就这样,六台拖拉机全部拉出大酱缸

也有人说,最近他死了。临死前,千叮咛万嘱咐,让老伴儿把一生积蓄的三万多元钱全部捐给希望工程了。唉,他老伴儿跟他遭了一辈子罪,连结婚那晚上都是在工棚子里过的。那时,全场有四对情人要结婚,住处犯了难。全场起有仅限的几间草房,都住得满满的,只好把他们归到一间房屋里。二十平方米的草房里,面对面两铺土炕还没有炕蓆。土炕正好能住下两对儿。中间拉起绳子,挂上床单,分成四份均等的房间,就算上好的新房了。

还有人说,他的坟头就埋在小山前,一个小小的坟头,连个墓碑都没有。不怨别人,是他临终的遗嘱。他愿意埋在小山前,是恋着他死去的好友。那是麦收正紧的时候,油料不够了。场党委决定,挑选十名水性好的同志组成水上运油队,抢运油料。那次,他和他的湖南老乡都自告奋勇地参加了。弯弯的小河,浅处只齐腰,深处却可以没顶。11个人推着22个油桶在水面上前进着,到第二天凌晨,他的湖南老乡体力有点儿吃不消了,渐渐地落在队伍的后面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他发现湖南老乡始终没跟上来,感到事情不妙,便回头去找。在河边的柳丛中,只发现两只油桶。当他赶到油桶前,才发现湖南老乡躺在水底下,已经停止了呼吸。他热泪纵横,呼唤着湖南老乡的名字,但他的湖南老乡却永远听不到了。从那天起,他就暗暗地下了决心,生能和湖南老乡一起开发建设北大荒,死也要和湖南老乡在北大荒做伴儿,好能看到北大荒一天天地发展变化。这不,真按照他的遗愿办啦!

听了这些议论,他往日的音容笑貌,他往日门前那些废品小山,他临死前支援国家希望工程那三万元钱,他死后没有碑文的坟头,都在我的脑海里晃动。他生前默默无闻,他死后连个碑也不让立。他甘心情愿默默无闻,甘心情愿从人们的记忆里抹去!我想,尽管后人不知道他的名字,尽管他的坟头没有碑文,可后人却永远不能忘掉他,就像天天能看见他长眠的无名小山一样。


下一篇:  大豆摇铃曲
帐号密码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