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友登录
登录
童    趣(五章)
2017-11-02 21:08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王燕云   编辑:殷连雄 

          童    趣(五章)


    一、吃  酒


  在我们这里,女孩出嫁时要哭嫁,差不多要哭一个星期左右,每天晚上都会有好几个年龄相仿的未婚小姐妹来帮忙哭。大家都聚到要出嫁的女孩的房间里,能哭的全都坐床上,把蚊帐放下来,躲在里面,哭的人还要用一块毛巾蒙住头,有的人还边哭边拜,不停地摇摆身体。哭的内容大多是诉说自己对父母的不舍,哭父母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了,却要让自己步入另一个家庭去生活。很多无法言语的感情都可以在哭的时候得以倾诉。到结婚酒的这天,更是热闹,不但要哭父母,还要哭来吃酒的有些长辈。有谁来吃酒了,是家里亲戚且是长辈的,就会有人来通知,某某某来了,你们要哭她(他)了,于是,姐妹们会轮流哭来吃酒的这些客人。

  有个亲戚家女儿结婚,外婆带我们去吃酒,一道去的有小姨妈、大姐、二姐。到了她家,大姐她们就去了哭嫁的房间,我不喜欢那里,就去和一些来吃酒的小孩一起玩,也挺开心的。

  不知不觉天黒了,我去找外婆说想回家。哪知道外婆她们是不回家的,要在亲戚家睡,我没办法,只好等着外婆带我睡觉。也许是玩得太累了,我想睡觉,有个姨妈就来带我去睡觉,也不说让我洗脸洗脚,就把我带到一张床边,让我睡觉。我一看,床上已经睡了一个小孩,天哪,他哪个脸,脏的不成样子,好像刚从煤堆里刨出来似的。而且床上也不是太干净。

  我对姨妈说,我不想睡,转过身我就找外婆去了。我悄悄的告诉外婆,我要回家。可外婆说,现在去不了。然后就忙着和其他人说话,不理我了。

  此时的我,心里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,难受到了极点。真想突然长出翅膀飞回家去。

   我努力忍耐,但还是不行,我是不会去刚才那张床上睡的,可我的瞌睡太来了,我好想睡觉。我难受,我想哭,但我不敢。我悄悄的走到屋外,多想能有人带我回家,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。这时,不知谁家的狗突然猛咬,吓我一跳,我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。外婆听到我的哭声,出来叫我进屋,我死活不干,就要回家。其他也有好些人出来劝我进屋去,可我此时的心里只有回家的念头,哪听得进人家说些什么。

   外婆被我闹得没办法,只好带我回家。但没有手电筒,只好找一把竹条点燃了照亮带我回家。走在路上,我心里好轻松,总算可以回家了。一想到家,虽然火把不是很亮,但我的脚步又轻又快,狠不得马上飞到家中。

  可外婆就不一样了,因为她很生气,骂了我一路。到家又告诉我妈说我在亲戚家怎么怎么闹,怎么怎么哭。妈一生气,狠狠的抽了我一顿。外婆第一次看着妈妈打我而不保我,她实在是太生气了。

    我呢,虽说挨了一顿揍,但当我躺到自己的床上时,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,终于能睡到自己的床上了,太不容易了。这一觉的代价可是有点大,但我觉得值。    



      二、当童工


  放假不读书的时候,我会去给人家帮工,带小孩、做家务,供我吃,不开工钱。

  一个假期,我又开始工作了,这次带的是一个小妹妹,她很乖,我带起来也很轻松。

  一天,妹妹的爸爸提来一只被打死的斑鸠,让我把斑鸠弄干净,然后剁成肉末,炒饭给妹妹吃。

  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个事,好不容易才把毛拔干净,除去内脏,清洗干净,剁好。我先把肉炒熟,再加饭进去炒,肉香味一阵一阵飘进我的鼻孔,好香。

  饭炒好了,我喂妹妹吃。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饭,我闻着饭香,好想尝一尝斑鸠肉是什么味道。但我不敢偷吃,怕被发现后他们家不要我在他家干活。我努力控制自己想尝一口的冲动,妹妹吃一口,我吞一口口水。我感觉妹妹吃这顿饭的时间好长好长,好难熬。好不容易,妹妹终于吃完了,我才不再受这种煎熬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回想到这个画面,我仿佛都还能闻到斑鸠肉的香味。



     三、三  叔


  三叔是父亲的表弟,非常疼爱我们,我们也很喜欢他。他每次来我家,看到周围邻居都修了新房,而我们住的房子破破烂烂的,就老是念叨,要是自己有钱就好啦,那样就给我们把房子翻修了。

  三叔没正式工作,当个小工头,带着几个匠人,专给别人修房子。我们这里要修医院,三叔承包到了这个工程。

  因为是假期,我们没读书,三叔就叫我和二姐去工地帮他干活,很简单,拿把锤子,把那些大点的石头敲碎,用来打房盖。开始我觉得很新鲜,也很卖力敲,可干不了多久,我就敲不动了,干脆玩去了。三叔也没监督我们,管我们玩不玩,我和二姐一天干活的时候没有玩的时候多。干了一个星期,也混了一个星期。三叔问我们,还能不能做,我们觉得很累,不愿去做了,三叔也不强求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都忘了给三叔打工的这件事了。三叔到家里来了,叫我和二姐来领工钱,我好高兴。接钱在手,我方才后悔,原来挣钱这么容易,当初为什么不坚持多干些日子,那样我会领到更多的钱。

  晚上妈回到家,我把钱给她,并把我的想法告诉她。可妈数一数钱却掉泪了,我莫名其妙,妈告诉我,三叔叫我们去给他打工,是找个理由接济我们,实际上我们干的活根本领不了多少工钱,而三叔是按成年人的工钱开给我们。

  我这才明白三叔的用心。



     四、吃鹅肉


  我们家喜欢养鹅,但只要鹅长大了,就会有父母的亲戚朋友会说:哪天哪天来我们家吃鹅肉。父母肯定就答应了,而且也会在预定的时间杀只鹅炖好等他们。

鹅的羽毛很厚,非常难弄干净,每次都是我们姐妹三个去拔毛,要几个小时才弄好,炖鹅是妈妈的事。

  每一次,家里杀鹅吃,我都会在心里默默祷告,希望今天家里少来点客人,可每次我都不能如愿。

  到了下午,就会有人陆陆续续来我们家,他们都是知道我们家杀鹅来吃鹅肉的。看到他们,我心里就很不高兴,每次都这样。

  我们家的家教很严的,有客人来家里吃饭的话,必须要等客人吃好后,我们才能吃。所以,每一次杀鹅,等客人吃好后,我们上桌吃饭时,几乎就只剩下些汤汤水水,鹅肉的影子都看不到,更别说鹅肉是什么味道了。我真讨厌这些人,人家辛辛苦苦拔毛,做了几个小时,也不说留一点给这几个小孩尝一尝。

  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希望自己赶快长大,自己当家,杀一只鹅,一个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。


      五、荨  麻

  我们这里随处可见一种植物,我们叫它“呵妈”,它茎叶上有很多毛,人一旦碰上它,皮肤马上又红又肿,就如被蜜蜂蛰了般疼痛难忍。我们经常因不小心碰到它而受罪,每次都要三四天才会好。所以,在野外看到它,我们总要离得远远的。

  一次听妈妈说,城里人不认识“呵妈”。有一个城里的人来我们这里,他想解手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人的茅厕,可拉好后他才发现没带纸。左想右想,找不到解决办法,他看到茅厕门边长得有草,他不知道这草是“呵妈”,于是想扯点草檫屁股。可刚伸手摸到这个草,他马上感到一阵剧痛,再一看,手上有好多又红又肿的泡泡,而且好痒好痛。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只知道这个草摸不得。

  后来他和别人说,这个乡下,不但人讨嫌,而且连草都讨嫌。


作者简介:

姓名:王燕云, 性别:女, 出生年月:1972年12月,籍贯:贵州水城, 学历:中专, 职称:一级教师(小),    

工作单位:水城县野钟乡常明小学





上一篇:  刘亚琴诗三首
下一篇:  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