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友登录
登录
莲花开
2017-03-17 17:34来源:西南文学网作者:于芝春 



  一

  睡着开花也是一种开,虚根、素心,目垂而渺。把满世界喧哗沉默于暗香中,唯草木性情,善始善终。

  我敬仰的看着,千顷湖塘如镜,你水淡拂尘,凌波摇曳于有无之间;敬仰的看着,这传诵千年的婉约,定格在风轻会意中,与飞翔的姿态,形成某种呼应。

  你是如此安静,安静自己的今生。既然生如浮萍,便随它去了,也少些搔首弄姿的烦复。那浑圆的绿寂,栖息着朱自清的如水月光,自有呈现于世的部分,为季节的更替作点说明;或在一些干净的隐喻里,清醒自持,安守梦想者平静的面容。

  也许早已明白,根的粗壮、实的丰盈,原是不可确信的,如果扎错了地方、落错了时空,照样疼痛一生。在你的词典中,有了然一悟的开心,那就称作“开花”了。其实就连开花,也绝不出卖自己的灵魂,与一塘浑噩的浊水跳艳丽的舞蹈。一颗玉质心灵开合有度,借水的道场,委婉地擎起莲盏,如佛灯幽华,远至无家可归的旅人。

  若干年后,许多温暖的故事,在沉浮的人世里被风吹枯;生命的晚图,亦如美好的时光一样轻。而我依然会在时间的某处,回忆你睡着开花的模样,和香山的雨天一起,陪我安静的沉默。

  二

  透过如镜的湖水,我看见你次第层叠的花衣,在光和影的呼吸中,绽放成优雅的断章。阳光如雨,收纳在你的怀里,覆盖一片嬉戏的鱼群。世界在你面前,停止了所有喧哗。

  一朵莲花笑起来的时候,比远处的风景都明亮。

  清心寡欲的前世,熔铸了玉洁冰清的今生。你眉间留三分浅笑,眼底藏七分冷傲,执迷不悟地伫立浊浪淤泥上,从低处挺拔而出,以清纯,惊艳。你一片一片精心打开自己,那自我涤清的花衣,任风吹来吹去,从遥远的唐宋诗词,吹至世人的心灵,生成那无法解释的,神秘招引。

  现实离你非常遥远,身前语声身后非论,都与你无关。五月的雷声下不迷失,七月的台风里不张狂。该开花开花,该结果结果。出世守持,不争,不妄,只为缘一份禅悦,求一次脱胎换骨的救赎吗?

  而盛开后的你又能记得什么?是以禅的皈依,以莲的姿态抵达生命的深处;抑或是托起莲的佛掌,为尘间芸芸送去法喜因缘;还是啊,超度了尘心,俯瞰世人做着灵魂烧灼的游戏。

  赏莲人踏水而歌,去了又来。而跣足的众神,正凌波远遁,一种声音从季节深处传出:

  是为了不负万千信念的归结。

  三

  你迈着婷婷的步子,跨过我一丘丘方格水田,盛开在我的眼前。新鲜洁净的面孔,印象纷沓,如诗如画,却透露出几分森然的古意。

  世人只看见你飘飞的裙袂,清波绿影,夕阳下,纯洁剔透。没有人看见,在乌泥浊水中滚动时,那经过了一番轮回生死后,将累积的业与障抛弃的披靡挣扎。

  世人只记得,你是易安诗词里,婉约多情的那一枝。没有人记得,舍身而化的并蒂莲,是生命走向死亡沉寂的结局。沧桑中的氤氲清凉,是灵魂的舞蹈被多少雷电贯穿,是生命穿过多少雨露霜雪才有的,绝美回声 。

  红尘中,你安之若素,清雅芬芳。以烟雨的表情,执守不屈的颜骨;以欢喜的心,蛰伏于普世悲慈;以安然的智慧,娑婆尘俗物华。让我感受枯萎的美丽,是一种庄严的回归;感受生命的脉动日渐平稳、不浮不躁。灵魂,便拥有了行者的淡泊与宁静。

  岁月一遍又一遍漂白了记忆,我所钟爱的故事,也想不起它们光彩的名字。但你从容的舞姿,却始终展开在我将失的黄昏里,抚摸我生命的全部过程,以及,那完好如初的旧时美梦。

  一如眼前的你,开了又开。


上一篇:  小平与小康
下一篇:  夹竹桃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